欢迎来到我的主页。这里是一个兴趣使然的人,最近很喜欢蛇恋和21岁组。
 
 

【蛇恋】爸爸的秘密

  • 战后存活if

  • 有子供捏造

  • 还有炭香cp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  爸爸是位严厉的人。虽然他眼睛受了伤看不见东西,但他总能在练习中敏锐地发现我的小动作,然后用竹刀精准地敲中我的手。明明看着力道不大,但每次我的手背被打过的地方都会肿得老高,火辣辣地发痛。


  爸爸也是奇特的人。他的脸上满是一条一条的伤疤,尤其是划破了眼睛的和嘴角的伤疤最明显,有时候连我和妹妹也会被吓一跳。只有妈妈从来不会被吓到,还会温柔地抚摸爸爸的脸颊,问伤口还疼不疼。


  爸爸总是回答不疼。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,每次下雨,爸爸都会让我去一个叫蝶屋的地方取药。


  “爸爸为什么每次下雨的时候都要吃药?”


  有一次,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心,问道。爸爸突然转身看向我所在的方向,招呼我到他跟前。


  “你来摸一摸爸爸的伤疤看看?”


  爸爸的伤疤纵横交错,像是偶尔出没在院子里的蜈蚣,在烛光照耀下非常吓人。我伸出手,又缩了回去。


  爸爸觉察到我的反应,知道我还是做不到像妈妈那样自然而然地触碰他的脸,于是换了种方式:


  “如果是妈妈的话,她看到爸爸的伤口,会说什么呢?”


  这个我知道。“妈妈会问,爸爸的伤口还疼不疼?”


  “爸爸又是怎么回答妈妈的呢?”


  “爸爸一般会说不疼。”


  爸爸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他抓住我的手腕,把我拉近点儿,然后低声说:


  “我们的弘智已经是小男子汉了对不对?”


  我低头默默计算着我的年龄。十二岁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小男子汉了吧,而且我还跟着爸爸妈妈学习了那么久的剑术呢。


  “是的!”我挺起胸膛答道。


  “那么,爸爸接下来跟你讲的话,弘智也会保守秘密,不会告诉妈妈和妹妹的对吗?”


  “不会!”


  “其实,”爸爸看着我,“爸爸的伤疤,一到下雨天的时候就会疼的。之前试过一些方法也不管用,要吃止疼药才行。”


  我恍然大悟。原来爸爸要我拿的西药是止疼用的。但是……


  “爸爸为什么不和妈妈说呢?”


  爸爸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先问道:


  “妈妈是医生吗?”


  “不是,”我摇摇头,“蝶屋的香奈乎姐姐才是。”


  “是啊。妈妈不能治好爸爸的痛,如果爸爸总是和妈妈说自己的伤口很疼,妈妈会怎么样呢?”


  “妈妈会……”我挠了挠脑袋,妈妈会怎么样呢?会生气?会责怪爸爸没有保护好自己?我想象不出来,因为妈妈总是笑着,一直都很开心的样子。


  见我回答不上来,爸爸轻轻抚摸着我的头。


  “妈妈会伤心的。爸爸不想妈妈为了爸爸而伤心,所以没有说。明白了吗?”


  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
  “去吧,早去早回。”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镝丸也一起。”


  镝丸是爸爸和妈妈养的白蛇,有红宝石一样的眼睛,特别好看。它很聪明,会给不认路的我指方向,我敢说它比我还清楚蝶屋在哪里。


  镝丸顺着爸爸的手臂溜到我的肩膀上,用冰凉的小脑袋碰了碰我的脸。


  我拿上伞跑到雨里。空气凉丝丝的,闻起来非常舒服。地上全是一窝一窝的水洼,穿着木屐的我不怕鞋子会湿,所以可以不停地跳到坑里,让雨水飞起来。这是下雨天我和妈妈经常一起玩的游戏,每次都会弄得身上脏兮兮的。回家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偷偷从后门走,说是不想被爸爸发现。但其实爸爸都会知道我们干了什么,肯定是镝丸通风报信的吧!


  到了蝶屋,我跑到院子里,一个红头发的小孩子非常热情地和我打招呼。我知道她是香奈乎姐姐的女儿,眼睛和香奈乎姐姐特别像。


  “你的妈妈在哪里?”我问道。


  她看了我一眼,转身跑到屋子门口,向里面大声喊道:“伊黑家的哥哥来了!”


  过了会儿,有人从屋子里出来了。不是香奈乎姐姐,而是灶门先生。他正拿着毛巾擦头发,衣服湿漉漉的,大概是下雨的时候还在山上砍柴吧。


  “哦!弘智,是你呀,最近怎么样?”他微笑着走来,“香奈乎出门给别人看病去了,她和我说你一定会来的,让我把这个袋子交给你。对了,还有这封信,也请顺路给伊黑先生吧。”


  我接过灶门先生递来的袋子,礼貌地回答:“最近很好!和爸爸妈妈学了很多剑术呢!”


  “太棒了!等你学会呼吸法,我们来切磋切磋吧!”灶门先生的嗓门很大,总是精神抖擞的,比起练两个小时剑术就累得不行的我,他要厉害得多了。


  告别了灶门先生,我快步向家里跑去。对了,一定不要被妈妈发现,这可是我和爸爸之间的秘密,我答应了他不能和妈妈说的。


  等到了门口,我学着爸爸教我的方法小心地观察四周,很好,妈妈不在。妹妹还在房间睡觉,她平时就活蹦乱跳的,睡着了也不老实,胳膊和腿全在被子外面。我先给她盖好被子,再蹑手蹑脚地摸到书房,爸爸应该还在那里。


  正当我要拉开纸门,里面突然传来声音:


  “小芭内先生骗我!”


  是妈妈!她怎么在里面!那我怎么把药给爸爸啊?我和镝丸面面相觑。为了搞清楚发生了啥,我悄悄拉开一道门缝往里看。只见妈妈和爸爸面对面坐着,还在用手背抹眼睛。


  “不是的……”爸爸少有地慌乱起来,“我不是要骗你的……”


  “那小芭内先生为什么要说不疼呢?”妈妈好像哭了,“炭治郎君和我说了,每次下雨小芭内先生都要吃止疼药,明明……”


  爸爸低下头,声音有些痛苦。“我不想让你担心我。”


  妈妈猛地抓住爸爸的手臂。“我不想小芭内先生不告诉我,之前也是,现在也是,小芭内先生总是觉得自己承担痛苦才好,但是,我也想和小芭内先生一起面对啊,小芭内先生不说的话,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


  沉默良久,爸爸叹了口气,把妈妈抱在怀里。“对不起,是我做得不对,让你担心我,真的很抱歉……我保证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。”


  我和镝丸互相看了一眼。既然妈妈都知道的话,我和爸爸的秘密就已经不算数了吧?事到如今,我帮爸爸买药的事也就没必要隐瞒了。唉,看来爸爸还是要再坦诚点,什么都不和妈妈说反而会让她更担心的!


  如果说爸爸爱妈妈的方式就是不想她担心自己的话,妈妈爱爸爸的方式就是和他一起面对所有不好的事吧。

 


21 Mar 2023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220)
  1.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阿德曼托斯 | Powered by LOFTER